重置密码
关闭
登 录
忘记密码?
新用户注册
关闭
注 册
关闭
前世(一)
修改字体和背景
前世(一)

相信有前世的人都会对自己的前世好奇,都想知道自己前世的情况,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就像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更多的童年故事一样。


我也是的。尤其是在我二十来岁的时候,那时刚接触到佛法,虽然自己从小就领悟到投胎转世的道理,但对六道轮回的认识还是不清晰的。学习了佛法才知道人不仅是转世来的,而且还是从六种不同的地方来的。这个说法显然更加客观和全面,并且把人与一切众生都联系了起来,生命的现象不是偶然和孤立的了。


这时的我就对自己的出处特别关心起来,非常渴望知道自己的前世。那时我经常会听到别人谈论有关前世的话题,比如说某某的前世是个将军,某某的前世是个饿鬼,某某的前世是只山羊等。


其实,我对有些前世的说辞是不以为然的,因为他们只是根据今生的很多信息做了牵强附会的设想,不足为信。对于自己的前世我又渴望能够知晓,于是我开始在拜佛时祈求菩萨能给我相关的信息。


没多久,我果然获得了几次真切的感应,满足了自己的好奇。那些信息有的是在入静时出现的,有的是在梦境中得到的,还有的是在生活中不经意时感知到的。不管它怎么出现的,这些信息让我觉得是真实不虚的,因为那时我所见到的前世如同今世的自己一样确定,我很清楚这就是当时的自己,甚至身处在那个“自我”里的感觉、心绪都异常明晰……


然后这种好奇心开始蔓延,我开始关注别人的前世了,开始试着观察起各种各样的人的前世。在跟朋友的交流中,我发现没有人不关注这个问题,哪怕是不信轮回的人也会急切地询问。只要有感应的我都会说,有的甚至还会得以证实,当时我非常得意。


这样过瘾了一段时间,我的好奇心完全被满足了。后来我发现跟别人谈论前世并不能给他带来什么益处,相反会影响他的修行,给他的现实生活带来了干扰。这种干扰是要命的:它会增强别人对前世的执迷,无法正视今生,甚至为自己找到了不负责任的借口。


(待续)


前世(二)
修改字体和背景
前世(二)

要知道今世就是前世的果,这个果又是下一世的因。
 
在今世的果里,一切的出现都不是偶然,它都是当下我们自己该面对的作业。这个作业是否完成,取决于你是否能过“我”这一关。因而在修行的过程中就需要有人来给你参照,来给你引导,最好再给你勇气,给你智慧,你就会更有力量来完成过“我”这一关的作业。这“给力”的人会是各种各样的人,他们就相当于度人的菩萨。
 
可有人如果给了你某种关于前世的说法,而这些说法对你产生了消极的影响,甚至使你不能正视自己的作业,那么这种说法就是很危险的了,因为它成了你过关的障碍,成为你逃避现实的借口。
 
举两个例子:比如你对一个正在勤修的居士说:“你的前世曾是个大修行者,还是某个寺庙的方丈呢。”这位居士如果信以为真,就会很自然地想:哦,原来我以前修得还很不错的呢,看来我是有宿世慧根的。这样,这个居士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增加了我慢心,动不动就说自己前世是个大和尚,并且看不起别人。逐渐他就会懈怠修行,安于现状,不求上进……他自己对前世的执着几乎没有觉察,于是就不知不觉地让自己堕落了下去。

再一个例子:比如你只是粗略地知道某人跟他的父亲在前世是仇人,可你并不清楚他们更多的宿世因缘,你就急忙告诉他父亲:“你的儿子是你的讨债鬼。”

他父亲听了如果信以为真,从此就会下了定论:我跟我儿子过去世是冤家,这辈子一定也是好不了的。于是父亲对儿子怎么看就怎么不顺眼,怎么看怎么像仇人……

儿子或许本来还想为父子关系做些积极的努力,可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心想:原来是冤家路窄,难怪我总觉得他欠我,难怪我们关系这么糟糕,看来一切都在前世注定了。
 
于是他就破罐子破摔,表现出种种不利于彼此关系的作为和言语。这时父亲一看,这个讨债鬼果然越来越不像话了,看来的确是冤家。于是他们的关系就更加恶化。这种恶性循环的起因还是不负责任的前世说法导致的。
 
其实,前世、今世、来世它们虽然在果报上是有一脉相承的关系,但同时一切的信息又都在当下全部汇集。所以,所有的信息都不是独立的,都是相互作用,相互关联的整体。把前世的信息用来干扰今世的生活,这只能让人活得更迷糊而失去判断,障碍对自己的认识和对世界的了解。

那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说法是对生命不负责任的。对现在的自己不负责任就会丢失今生的福报,又因为丢失今生的福报就会减损来生的福报。所以今生自有今生的缘,一切都得面对现实,为现实负责。
 
(待续)
 
 
 


前世 (三)
修改字体和背景
前世 (三)

知道前世的信息能否对我们的修行有所帮助呢?
 
虽然说关于前世不负责任的说法会干扰对现世自我的判断,或是成为弥补自我的借口,但有些信息知道了是会让我们视野大开的,对了解自己累世的属性也是可以起到参考和启示作用的。
 
为此我思考了很久,一直希望找到一个折中的办法。后来找到了一个原则,这个原则就是:不明说前世的具体状态,只谈论前世留在今生的印迹。
 
不明说前世的状态,是指不说你前世具体是谁。男的?女的?社会地位如何?角色是什么等具体状况。这就杜绝了对前世的角色、身份、地位等外相的执着,就不会简单地对号入座。比如一听说自己的前世是个方丈,就以为自己一定修得很好;一听说前世他们曾经是仇人,就坚定了他们今世是冤家的偏见。这样就变具象为抽象,没有了具体的说法,就没有了明显的借口,没有借口你就无法借题发挥了。
 
只谈论留在今生的印迹,这个印迹是指前世在今生留下的痕迹,其实就是过去生在今生体现的信息。虽然它的来源是前世,但它的体现是在今世。就像盖印章,盖印的时候是在前世,盖好的印迹则留给了今世,所以叫印迹。
 
不管你的前世如何,今生就是它集大成的体现今生自然蕴含了过往的所有信息,这些信息是或隐或显的,不能发现的只是没有外缘引发而已,能被发现


的才是印迹。通过对印迹的了解是有助于深度认识自己的。这样可以让你获得全新的观察角度,站在时空之外来看自己,那就会更全面,更清晰。
 
还拿前面的两个例子来说明:对于那个勤修的居士来说,即使你知道他的前世是方丈,也没有说的必要,因为这个说法太容易给别人贴上标签,会让人产生执着。你不如只是说一说有关他前世的印迹就行,这个印迹就是他前世的修为带给自己今世对灵性的关注。

这样,你只要告诉他,修行的关键,要看你今生的作为,就算过去世有所成就,到了今世你也一样需要努力。就像获得过金牌的人不代表今后的每一场比赛都是冠军,他还是得认真对待,否则一样会被淘汰下去的,所以千万不可松懈。这样对方听来非但不会心生执着,懈怠修行,反而会更加勇猛精进了。
 
同样,第二个例子中的父子关系也是这样,就算你看出他们前世是冤家,你还能再看到他们前世的前世吗?你的宿命通能看多远?你能看到所有的前世吗?如果不能,那你能看到的就一定不够全面,不全面的判定就没有谈论的必要。因缘不可思议,千万不能随便地给任何人下定论。你只要告诉他,你们是有深厚因缘才成为父子的。或许过去有过什么隔阂,那都是残留的印迹而已。

每一天都是制造新的印迹的开始,只要大家有良好的意愿,一定可以用新的印迹替代旧的印迹的,所以不用管过去如何,心发善愿必得善果。这样一说,父子二人听了之后,就会积极地面临他们的处境,做出良性地努力,关系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得以改善了。
 
(待续)

前世 (四)
修改字体和背景
前世 (四)

前世的印迹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体现出来,落在身心的各个层面,表现在长相、性格、心理、环境以及所遇到的人,所经历的事等方方面面,相当于佛学里的第八种子识遇缘而化现的各种境界。也就是说今世所有的呈现都是前世的印迹,今世即是前世的果。只是绝大多数的人不记得前世,不知道今世这一切的来源罢了。
 
然而,好就好在绝大多数的人都不能记得前世,其实也不需要记得前世。每一次的死亡就是新旧交替的转折点,你只需随缘而生,应机而化,珍惜每一世生命的呈现就好。过多的信息会对今世造成干扰,更何况大多数信息对今世来说都是些无效的信息。今世的你已经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你完全可以归零或是刷新,否则我们就会背负着无数世的因因果果纠缠不清,那就永世不得解脱了。 

生命的程序设计得非常完美,它在因果轮回(相)与涅槃寂静(性)的两边里合成了足以解脱的中道,人的一切见解如果脱离了中道,就会落入个人的偏见之中,以至影响对自我的认识和对世界的判断。

也是这样,要是我们轻率地听从于一些关于前世的说法,心生执着,那就落入个人的偏见之中,以至影响对自我的认识和对世界的判断。 

关于前世的说法大多是难以验证的,就算这个说法是真实的,它也是局部信息。凭借这不充分的局部信息,你怎么能让它来影响你全息而多元的人生?
 
所以关于前世我们不要有过多的纠缠和幻想,迷信那些无法验证的说法,不如学习观照现世中的自己,通过观照来觉察出你累世的印迹。不需要追究这个印迹来源何处,只要明白它就是你现在的构成。对它的态度还是两步:先认识,再超越。这就是《心经》所言的“观自在”,就是“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历经了认识自我,超越自我的过程,今生的作业才会完成,你的“我”这一关才会顺利通过。这就是当下的解脱,这就是自在的彼岸。
 
(完)

为自己扫墓
修改字体和背景
为自己扫墓

历经了无数次的轮回,

更新过无数次的身体;

在每一次生离死别的交替中,

在每一次迎来送往的哭声里,

埋葬着一世世的故事,

吟唱着一生生的哀歌……

生来死去,又死去生来……

转化,只是在转化。

每一次的生命你都会当真,

因为你以为它是唯一的一次。

即便你发现了轮回的运作规律,

你也不会乱来,反倒会更加珍惜。

每一世的内容的确是唯一的,

它只会出现一次,不可重复的一次,

所以珍惜是对的。

谈不上是新的自我,

因为旧的已经逝去,

无法同时存在,

也就没有新旧的比对,

只有当下闪动的这一念,

是实,也是空……

生死其实是每一瞬间的事,

无论你是否感觉到它;

你不愿正视它,可你无法躲开它,

它只是在演绎着生命的程序,

在在处处,时时刻刻……

因此,活着也在死。

随时在生,随时在死。

没有间隙,没有停滞……

在清明,我们会为死去的人扫墓,

其实在每一天

我们都应该为自己扫墓。

因为昨天的我已死去,

不把过往的“墓气”扫掉

我们如何来“刷新”自己?

清什么?明什么?

——不清生死之相

怎么会明生命真相。

所以,在一次次生生灭灭的刹那间

我们当与自己拉开距离,

不要太执迷小我,

“清明”地观照自己,

这样我们就会一步步

走向心灵自在的春天。

 

 启: 时时清明,处处自在。

 

          

2010年清明 


关闭
字体大小
A
A
背景颜色
  • 茶 白
  • 牙 色
  • 水 绿
  • 浅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