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置密码
关闭
登 录
忘记密码?
新用户注册
关闭
注 册
关闭
人然介绍

从古至今,分别在禅与画两个领域达到各自的顶尖之境,且相互融汇的人,实属罕见。当今社会,无相禅苑的人然老师便是这凤毛麟角中的一员。 人然老师,从小自发参禅,12岁自悟自性。经过三十多年的修证,他已将其所悟融入了自己的生命之中,活出了自在圆通的境界。 同时,他艺术天赋异禀,自幼习画,四十年来笔耕不辍。其历经了用手作画、用脑作画、用心作画乃至无心作画的不同层次。他浑然天成地将自己的悟境通过精妙的笔墨融入画境之中,达到了禅画一如、心法不二的真境。 禅艺双馨的人然老师,把传统艺术精髓与东方智慧完美结合,发展出一套系统完整、见解独特的修为理念及实证方法,他的“生命艺术”课程,不断地影响着越来越多渴求生命转化的人们;他独创的“艺之禅”书画课程,从灵性的高度引导艺术实践,由此带领学人走上生命的自在之路,实属一扇难得稀有的方便法门。

4岁参禅 12岁悟道……一个觉者的修证之路(前言)

这是一个大好的时代。政治稳定,经济富足。人们在享受物质文明的同时,开始追求精神的提升乃至灵性的觉悟,于是各种灵修课程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很多人甚至自称“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去上课的路上。”

每一个课程的老师,都在各自的层面引导着相应的人群,他们如搭天梯一般搭建着通往生命最终状态的路——觉悟。

什么是觉悟,就是穿透一切表相,了悟背后的本质真性,亦即明白生命的真相,佛教称之为明见本性。当彻悟之后,人的生命状态便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世间便不再有能卡住他的事,他已自在圆融通透。

这是人人都向往的生命状态,可如何才能达到呢?了悟生命的真相,看起来多么像传说,离我们似乎很遥远,感觉只有古代经典中才有,现在活着的人中真有人悟到了吗?真的活出了这种状态?

在你这里觉得是奇事,在奇事发生者本人身上,却是自然而然,朴实无华。

如果你有机缘,来到杭州钱塘江畔,来到一个闹中取静、禅意十足的地方——無相禅苑,在这里你会遇见一位神形超拔、气韵潇洒、道骨仙风的美髯公。如果你能深入了解他,你会发现他通达无碍、自在圆融的生命状态。

他就是人然老师。

他是如何拥有目前的生命状态的?他都走过了什么路?修过什么学?拜过什么师?……

当这些问题的答案一个个落地之后,便串联成了一个觉者悟道修道证道之路。



一个觉者的修证之路1:一切从一个死亡事件开始

1976年。南京。

午后的街巷,秋风送来丝丝凉意,四岁的人然和小伙伴玩得正欢。突然,广播里传来了一种奇怪的音乐,低沉压抑,人们的神情也随之变得沉重哀痛。见状,孩子们都急急地往家跑。

回到家,爷爷告诉人然毛主席去世了,广播里反复播放的是哀乐。

听到毛主席去世,人然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心想大家天天喊万岁的人都死了,那谁还不死呀?包括他的家人,包括他自己,总有一天都要死的。他突然恐惧起死亡来,这件人人都不可幸免的事情太重要了,一定要弄清楚搞明白。于是,他开始了探寻死亡的真相。

他向身边的人询问,可得到的回答不是小孩子别问这些,就是“死就死了,像灯一样灭了,没了”。他发现大家都没有觉得搞明白死亡这件事情有多重要,都没有认真考虑过,甚至很多人忌讳谈死。在他看来这很不正常,这么重要的问题竟被忽视了。

没有现成的答案,就自己寻找答案。只要一有空闲,人然就琢磨起死亡来,尽管每次都没有结果,但他从未放弃。四岁的人然哪里知道,这种带着疑情来参究的状态,就是类似于在参禅了。只是,当时的中国,刚历经文革,百废待举,佛教更是绝迹,大家都在忙着生计问题,哪有人考虑参禅悟道的事。

或许,很多人在儿时,也曾对死害怕过好奇过,可很快就被其它的事情拽走了注意力,没有探究到底。而不同的是,在没有任何人引导的情况下,年幼的人然,对死亡真相的重视程度超过了其它任何事情。

他也和其他小伙伴一样成长,一样上幼儿园,上小学,一样玩耍,但他对死亡的探寻却从未停止,每每空下来,便参究了起来。

12岁的人然在作画

谈起参禅的状态,后来人然这么描述:如同谈恋爱,对你的恋爱对象,你是不是一有空就会想念对方,参禅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一个人对生命真相的关注程度和对待恋人一样,只要机缘一成熟,那了悟真相也就水到渠成了。

“渠”就是这么成的。在“灵感”之泉汇聚了8年之后,终于喷涌而出,12岁的人然顿悟到了生命的本性。


一个觉者的修证之路2:原来如此

那是1985年的初春,一天,人然独自一人在家,像往常一样,又开始琢磨起死亡这件事。

为什么人都会死?人死了以后到底有没有了,是不是就不存在了?

之前,每每问到死后的状态,都无疾而终,这一次,人然没有放弃,他想既然前进不得,后退看看,看看自己是怎么来的呢?

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曾祖父曾祖母、外曾祖父外曾祖母……原来自己的出生需要这么多人的配合才能顺利完成,任何一个人有闪失,他都可能来不到这世上。这种“偶然”得可怕的情况让他为自己捏了一把汗。那假如父母没有生我,我还有没有?他这么问着自己。

这一调转,其实就是禅宗参话头的内容:未曾生我谁是我?相传,当年达摩祖师就是参悟了此话头而得开悟的。

当人然在内心呼唤“谁是我”时,突然一瞬间,他的自我感消失了。很快,一回头,像是猛地转了过来似的,一下子发现有一个从来都没有消失的“我”。这是一个不会因眼前这个自我的状态变化而变化的“我”,它一直都在,却没有被察觉。生死只是身体的自我在经历,不变的那个“我”一直恒存。

苦思冥想了8年,一朝真相大白,人然狂喜无比,那时他坐在窗户旁,兴奋地推开窗,差点跳了下去。

当天晚上,他激动地将自己的感悟写了下来,原文转录如下:

    

本人认为一个人死是自己的身体死去,并不是控制自己身体的“思想”死去。

人死后思想可再去控制别的出世者,因此死是生,生为再次投身,并控制所投入的这个人身。

死没有什么可怕的,只不过是对这一生一世而怀念罢了。所以,人的一生一世都是接连和轮流的。但死后再投入另一个身体后,便对死之前的所有事全忘掉了。


以上都是我个人的想法和思考得出的结论,有的人是不会信的。但我想,如果在这世上有穷富二人,穷的到死都穷,富的到死都富,而穷和富都不是这两人自己所劳动的(结果),而是“天命”,我想,这样对那个穷者来说不是不公平了吗?

所以,我的以上的说法对和错来说,别人也不敢肯定,但到人类的最后和人类科学最发达的时候一定会得出结论来的。因为现在有些东西到以后不一定正确!

乙丑(1985年)新春之小年 陈斌(人然)

    

▲ 当晚,人然激动地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自己的感悟

文末,人然提到了自己想法的正确性,希望得到将来科技最发达时候的验证。可见,他当时因为还没有接触到佛法唯一相信的是科学。不管怎么说他的体证是切实的,所以自打发现了那个不死的“自己”之后,人然就再也不怕死了。


一个觉者的修证之路3:一山更比一山高

上学、放学,作业、考试……少年的人然和普通的孩子一样,接受着正常的教育,只是,和其他孩子的情况不同,除了完成正常的学业,课余开始研究人的性格、相貌和命运之间的关系;开始对自己的人格进行塑造;开始对身边人的思想状态进行了解;开始学习哲学和心理学等。

这些学习和实践,让他对自己和周边的人、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和体悟,加上他对生命真相悟入的沉淀,所有的元素汇聚在一起,在他21岁时,将他的生命推向了一个更高的平台。他如此描述自己当时的状态:“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在不停地探求和感悟后有了一个结果,这个结果是逐渐汇聚起来的,就像一湾泉水,在我定睛看它的时候,发现它已经蓄成了一个水池。当时的感受难以言表,我的思路非常清晰、明确,看待问题都异常全面和深入。同时伴随着一种强烈的喜悦感。这种喜悦是发自心底里的,暖暖的、热热的、甜甜的……”

悟后的提升之路,一步一重天。在人然进入如此喜悦和通达的生命状态之后,又一个更高境界在等着他。


那是人然22岁时,一天早晨,他和往常一样骑车上班,忽然间,眼前的景象变得异常明亮、亲切,看一切如同在看自己,看一切人如同自己的家人,真实无比又虚幻无比。

此前,人然也曾接触过基督教,听说过“大爱”,一直心存怀疑,直到那一刻,他相信了,这个世界上真有这样的情感存在,看待一切平等,爱人如己,爱己如人,无条件地爱一切,因为都是自己生命的组成。在佛教中,将此称为“大悲心”。

“我觉得这种情感的出现与我之前的那些感悟是一个整体,它们就像一列火车从内心深处缓缓地驶出。随着这种情感出现,它推动着心境的展开,心境开阔之后思想就更加通达,思想通达了,情感就更加博大……这些关系就像列车的每节车厢,互相牵制,互相推动。”人然如此分析自己出现大悲心的因缘。自从出现了大悲心以后,他觉得自己的心与佛菩萨的心以及所有人的心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一个觉者的修证之路4:谱写《大自在》

据载,历史上很多悟过来的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走人”,离开这个地方。因为他们发现,从淤泥中生出的莲花,没有必要再钻回淤泥中,他们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人然在悟道后,在无人能理解的情况下,也曾产生了同样的想法,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因为他确定可以“再生”,虽然当时他连“轮回”这个词都没听说过,他就打算换个地方,换个人活。

那是1993年8月,一个炎热的下午,人然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奔向南京长江大桥。路遇一友人,对方问:“上哪里去?”他回答:“跳江去!”对方以为他在开玩笑,就离开了。

到了桥上,人然极目远眺,江面开阔,船影点点;俯望桥下,江水滚滚,风推浪涌。他的内心波澜起伏,悲喜交加。悲的是自己的思想观念无人理解;喜的是马上开启新的生命之旅。想着想着,他的情绪稍微后退一点,忽然觉得自己着急了一些。既然连死都不怕,还怕活吗?现在大家都在忙各自的事情,没有人去考虑这些是正常的。人然又想到了自己的家人,父母就他一个独子,当时他正和女友(后来的妻子)热恋,自己一旦离去,他们必当承受痛苦。自己是活得这么逍遥洒脱,可回头一望,人人都活得那么被动痛苦,人然心中不免升起深深的悲悯。由顾己而念人,他觉得或许自己的感悟还能帮到别人,到时又何愁无人理解呢?

就这样,人然安然地下了大桥。

那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思想越来越明晰和系统,打算将其整理成书。就这样一下笔,思如泉涌,一口气写了几十页纸。

当时,还没有接触到佛教的人然,竟将书取名《大自在》,这和佛教形容一个人悟道得法后的生命状态恰好一致,甚为巧合。

 人然《大自在》部分手稿

我们是人,

但我们不知道自己为何诞生,

也不知道以后为何死亡,

我们不仅在生存,

我们更在思考,

因为,我们是人!

这是《大自在》开头的句子,阐述了生而为人,应该要知道自己生前是何,死后为何。

下面摘录《大自在》手稿的部分段落: 


你真的认识世界吗?没有,因为你的基点是在现象上,而不是在本质上,你堕入了自己的圈子里,整天死抱住自己的“世界”,抱住自己的名字不放。

……

我们寻找不到自己的基点,以为仅仅凭借着自己这一辈子的生活就可以认识了。其实,以自己生活为基点认识世界的人连自己都认识不了。

……

我们人该靠什么才能拯救自己?

靠“智慧”,靠我们人本具足而未被开采的“智慧”!

这是人的特性,是人具备的素质。对很多问题的解决,往往不是我们“做”得不够,而是做的时候思考得不够。“痛苦”不是世界本来具有的,而是人自己制作的。因为世界本身无所谓苦与乐,好与坏……

……

如果将你的先天和后天所有的条件都与我互换一下,让我接受你具有的遗传,具备你的个性,出生在你的家庭,成长在你的环境,获得你所拥有的一切,结果你会发现“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

所有的人一开始都一无所知,如同一张一无所有的白纸,我们在纸上来做任何一笔的涂抹之前与写满文字画上图画之后,这张纸都始终存在着,它不论你在它上面写出了多么丰富的内容,或渲染了多么绚烂的色彩,它都是一张纸,一张掩盖不了的纸。


我们决不能在被动地接受命运之后就否认了在这之前的“最初存在”,这个“存在”我们可称它为“本性”,一个存在于先天和后天之中的“本性”。

能找到自己“本性”的人,会视一切人如一人,也会视一切人为一人。我们不能总是痴迷于各种条件下所组合的“幻象”,更不能只将自己的生命无休止地耗费在对各种“差异”的填补上。我们无需崇拜任何人,因为我们和任何人本无差别,我们也不要去鄙视任何人,因为被鄙视的正是我们自己。

我们可以接受命运中任何一种差异,正如我们可以接受任何一种命运,因为一切的形成都正常和自然,一切的变化都美妙而又和谐。

……

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的不顺和不安都是一个个笼子,这些笼子,有的是先天就有的,有的是后天制作的,有的是大的,有的是小的,有的是竹笼子,有的可能是铁笼子,有的看得见,有的看不见……总之,我们人是一层又一层地被罩住了。

……

你会感到自己“本性”的完全,你会认清自身的价值,你在表面上可能还同以前一样该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可你的心已经改变了。你从容地看待一切现象,不同的生活状态对你来说就像观看不同的电影,在电影里,编剧和导演是你,演员和观众也是你。

……

拥有“本性”的人是自在的人,无需借助于任何客体的价值来表明自己的价值,因为“本性”的发现已正是他获得的价值。这个价值是无价之宝,因为通过它人才能获得生命的价值。而那些“身外之物”虽在此时显得微不足道,但它在生活的运轨中却存在着,并起着非常现实的作用,对于这个“身外之物”人只是靠它生活而已,不应靠它给自己“标价”。对于这个标出的价码,能多就多,能少就少,顺其自然罢了。这样,“本性”与状态都在人身上体现了出来,虚与实正好被占尽了。

这时,人再回到现实中放眼望去,你会惊讶地发现,原来那些罩住我们的笼子早已无影无踪,在你不经意之中笼子就消失了,留下的正是你日夜追逐的自在。

……

自在——人人向往的状态,然而只有寻找到自己的本性的人才是真正自在的。

自在的人,是欣赏自己的人,哪怕身无分文,也照样潇洒自在,因为它的基点不是在钱上;哪怕“下等公民”,也傲然挺立,因为他的基点也不在荣耀上。

自在的人是最自信的,他凭借的不是先天和后天的任何一点,而是凭借着人所共有的“本性”,一个完美的“本性”。

……

当我们正视自己所谓的优点、缺点时,当我们感到自尊或自悲的时候,当我们孤芳自赏或顾影自怜的时候,当我们自暴自弃或自以为是的时候,我们应该或多或少地发觉,此时的我们已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是作为观者的我,一个是被观的我,对本性的发现正是以这一点来开始的。

被观看的你在生活中仿佛是舞台上的演员,而另一个你,就正如一个观众,他处于评判官的位置。

             人然《大自在》部分手稿

从手稿中可以看出,二十来岁的人然当时的思想已经非常成熟和系统,与现在的他几乎无二。

而二十多年后,人然翻出了当年的《大自在》手稿。纸已黄,墨如初。若真能见字如晤,二人相见会是怎样的情景?寻寻觅觅,知己原在时间的那头。

谈起当年,人然常说,如果当时的自己能遇到现在的自己,他将一把把自己拉了过来,让自己不用那样摸索二十年。

人然所说的这二十年,便是他在彻悟生命实相后,开始寻师访道的二十年,为了寻找同道中人,为了印证自己的情况,他花了大量的时间,踏遍了名山大川,遍访了高僧大德。


一个觉者的修证之路5:寻到回家路

说起人然与佛教的缘分,不得不提到《六祖坛经》。

当人然和周边的人分享自己生命的体验和自己的思想时,他一个较早接触佛教的同学觉得他的思想和佛教的禅宗思想非常相似,于是推荐他看《六祖坛经》。同学的这一提议一开始被人然谢绝了,理由是他认为佛教是封建迷信。可再转念一想,自己也没有深入了解,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便答应了。

当人然打开《六祖坛经》,一下子就被书中的内容吸引了,他发现书里把他的感悟全都写了出来,原来同道中人在《坛经》里。他一口气将书读完,已是次日清晨。

旭日东升,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暖暖地将人然笼住。那轮红日,如一个慈祥的智者,敞开怀抱,似乎在说“欢迎回家”。人然万分激动,他朝着朝阳拜了三拜,泪如雨下。如同一个流浪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人然对他的同学万分感激,觉得他是自己的引路菩萨。从此,他便开始踏上了学佛之路。

为了解自己与佛教之间缘分的深浅,人然带着自己的部分《大自在》手稿拜访了南京栖霞山佛学院,请一位出家师父“鉴定”。师父得知这是人然自己悟后写的,异常惊讶,说手稿中的内容就是佛教的思想,若再写就相当于把佛法重写一遍了。佛法博大精深,他建议人然直接学佛更好。

人然发现自己佛缘如此深厚,异常欢喜,而佛法的博大精深,正是自己需要学习的。从此以后,他放下了《大自在》书籍的写作,一头扎入佛法的研习中,一方面阅览一切能够拿到手的佛典书籍,一方面四处朝山参访。

在茗山法师处受皈依


一个觉者的修证之路6:朝山,访学

五台山圆照寺,深冬的大雪封了山。

这一天,是闭关多时的老喇嘛出关的日子,全寺的僧人们都跪在禅房外面的空地上,等待一一接见。那时,人然在寺院里已待了一段时间,也候在队伍中。队伍是按资排位的,作为居士,人然候在了末尾,所有人都跪在雪地上,前面的僧人出来,下一个再进去。看着一个个僧人被召唤了进去,出来时都是欢天喜地的,人然对禅房帘子后面的情况很是好奇和向往。

地上跪着的人越来越少,天色将晚,雪花再次飘了起来。排在人然前面的是寺里的四个沙弥,轮到他们时,老喇嘛以为是最后四个人,就让他们一起进去。禅房内传来欢声笑语,久久没有人出来的迹象。雪越下越大,已落满了人然一身,他岿然不动,心想定是里面的人忘了自己,以为后面没人了,既然如此,也是天意,那就跪死为止吧。

不知过了多久,帘子终于掀开了,四个沙弥欢笑着走了出来,当他们举灯看到雪地里跪着一个雪人时,才突然想起,噗通一下,四个人全都朝人然跪了下来。此时,人然已全身冻僵,无法动弹,四人赶忙将他架进屋内……

这只是人然参访路上的一个场景,但从中,可以看到人然道心之坚,决心之恒。


那些年,人然四处寻访,不管所访对象的名气和地位,四大佛教名山从山脚开始,逢寺必入。在五台山,老喇嘛对人然写的“生死偈”给予了高度的肯定,说他已经有了悟,接下来是修了。

人然1995年所写的“生死偈”

圆照寺的演聚法师还拿饼作喻:你已经把饼子画出来了,接下来要吃到真的饼子才行。就这样,后来人然在圆照寺里实习了一段时间,体验了僧人的修行生活。

于成都昭觉寺

在前前后后将近二十多年里,人然拜访了当时各个地方的大德高僧,有很多都是佛教界的泰斗级人物,比如“心中心法”的元音老人、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高僧茗山、真禅、寂尘、仁德、净慧、惟贤、本振、皓如,著名学者陈兵、赖永海、刘元春……这些高僧大德了解了人然无师自悟又自修的情况之后,无不欢喜赞叹。

亲近惟贤老法师


元音老人在见到人然时,开心地向弟子们说:“这个小伙子很难得的,从小就参禅了,还自己就明白了过来。”

南怀瑾先生勉励人然“有机会要把你的体会多跟人家说一说,你是能帮到很多人的哦!”

拜访南怀瑾先生

净慧法师非常肯定人然与佛教甚深的法缘,对他的道心赞叹有加,希望他将禅和画结合起来,发挥两方面的特长,走出自己的路。

人然与净慧法师

走访参学中所获得的肯定、印证、鼓励和指点,给予了人然莫大的慰藉,也更让他坚定了自己的道路。


人然与李安老居士

人然与白玛活佛



 人然与陈兵教授等

人然与玛欣德尊者


人然与赖永海教授


人然与乔美仁波切


人然与朗明法师


一个觉者的修证之路7:点亮心灯的地方

因缘是不可思议的,二十出头时,人然念及他人,放弃了跳江的想法,从南京长江大桥走了下来,他隐约感觉到后面会有一些事情在等着。很快,他便遇到了佛法,当他发现佛法的博大精深后,又一头扎进了佛海中深入钻研体悟。佛法将人然的体悟完全呈现了出来,又将他的修为推向了更高处。

人然所悟的道,早已融入血液中,成为他的生命状态。在朋友们眼里,他活得逍遥又自在,稳定又喜悦,圆融又通透;而在人然的眼里,他看到的是大家被困在了自己里面,一个个都活得太紧张,深怕有什么闪失,烦恼重重。他多么希望每个人都能活得明白,活得开心,活出绽放的生命。为此,人然发愿:“只要地球上还有一个人没有觉悟解脱我都会陪伴下去,直到所有的人都能离苦得乐。”如此宏大的心愿,后来每每听到这个誓愿,大家都感动不已。

人然不仅这么说,也是这么坚定地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的。每次拜佛时,他都会祈求佛菩萨帮助他来帮助众生;每次,他都会利用各种场合不失时机地将自己所悟传递给身边的人。尽管如此,他觉得还是不能深入和系统地传达自己的整个思想体系,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他希望有人能帮助他搭建一个自己的平台,让他心无旁骛地讲授,一心一意地帮助别人。这个人,需要有和他一样纯正助人的发心,不是为了其他的目的。带着这个标准,人然拒绝了不少想和他“合作”的人。他想,自己所设想的大概要等到六十岁以后才能出现。

现在回顾起来,人然说,他的这个判断是基于自己的因缘,他没注意到大家的共业。那时他不知道,正当自己在南京许下大愿时,有一个人,在杭州,也一直在许着同样的愿望,她就是吴思睿。

吴思睿,慧根深厚爱心充盈。她音乐专业出身,后来做了企业,但不管做什么,灵性的解脱是她一直向往和追求的。那时她已经在一些国内外的灵性课程学习中获得了成长,平日里也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帮助身边的人。但她总觉得自己力量有限,她希望能依托一个平台,能有一位全然觉醒、圆通无碍、值得信赖的老师来系统地帮助大家,为此她愿意奉献自己的余生来辅助这个老师。每次,在观音菩萨像面前,她都作着这样的祈祷。

宇宙听到了这两位悲心深切的人的呼唤,终于在2013年,他们相遇了。无相禅苑就这样在美丽的杭州诞生了。

人然与思睿在课堂的问答环节中


当看到一个个学员来到禅苑时,两位老师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如愿以偿,他们终于可以拥有一个正式的场所来帮助深处苦海的人们了。

每一个来到禅苑的人,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机缘,都带着各色各样的疼痛,都有一颗趋光的心。当他们深入地了解两位老师时,两位老师活得那样自在喜悦和光明,让他们看到了希望,那是他们想要活成的样子。他们通过老师课堂上的讲解,系统地了解老师的所悟和所知,又通过课余,看到老师的所行,全方位地了解一个觉者的生命状态,学习他的正知正见来冲刷自己的邪知邪见,冲刷走引起烦难的恶习。

参加人然课程的同学,常常赞叹于老师讲课的风格。讲解国学经典,他从来不拘文字,从自心处流淌,如行云流水,风趣幽默,信手拈来,让听者如沐春风,在轻松的氛围中汲取法雨甘露;回答问题,又从来都不假思索,好像答案老早就悬挂在他的眼前,而每一个答案,又都是全新的角度,从不重复,打破学员对正确答案的执着。

人然在课堂上

而让大家感动的是,课程中,人然每每一站就是一节课,一站就是五天、七天,从来不知疲倦,他说看着台下一双双渴求和信赖的眼神,他早已把自己忘记了;每个问题,不知回答了多少遍,但他从来都没有一丝的厌烦,因为他把提问者当成了自己……

了解人然的人会明白他为何能这样自然而然,因为他早已把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都当成了他自己,所有的讲课风格也都是为了听者能更好地接受而产生的;他早已把解决所有问题的规律都融会贯通了。

五年来,越来越多的学员来到禅苑,越来越多的人得益于人然的教导。每次,当他们的生命有一个巨大的飞跃时,他们对两位老师的感恩,他们对禅苑和对生命的感恩无以言表,这时,是两位老师最为幸福的时候,这是他们创办禅苑的全部意义。

如今,禅苑正如当初两位老师所设想的一样,正在点亮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心灯,让他们活得越来越开心自在。将来,这个心灯会传给更多的人,直至点亮全球,那时,地球就真的成为极乐世界、人间净土。(完)

人然作品《观音莲》